爱我现在的时光

要是人能自带港星滤镜这世界就美好了🙈🙈🙈🙈🙉🙉🙉🙉

化妆品—- 英语词汇视频Part1

愿听你说

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你开始习惯于一个人的独处。可能是那年夏天,可能是那场大雨之后,也可能是那个零食店消失的时候。

今天是一如往常的拥挤,但似乎没有影响你的好心情。塞着耳机抬头望天空的你,眼睛里有着点点的星光,可是你低头的瞬间,我明明看见你失落的眸光。

你说,今天的天很蓝,白云却很懒,堆在一起,有点堕入窒息的味道。

你说,今天的心很空,记忆却很满。满到一点点往外跑,一点点被氧化,然后坏掉。

你说,今天的你不想有人来染指你的生活,心里的人也不能够。如果可以的话,你想跳进江里,躺在水里,化在空气里。

你说,所谓的感情,只能是一个虚影,连碰都碰不到,何谈戳破。

一切都是你说,但我愿听你说。

有点想念你

       幼时的我们,住在一栋四层教学楼的两侧,隔着一个称不上院子的院子跟一个一望无际硕大的操场。

       作为学校子弟的我们,似乎就该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,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,哈哈,这算是我最早学会的诗句之一吧。

       小时候,我似乎一直带着父母通吃的属性到处骗吃骗喝骗疼爱,顺便还骗到了你爸妈要把你许配给我的一句戏言。当时的我面不改色,没想到大我一岁,还是男孩子...

在我年老之时希望拥有这样一座房子。

闹中取静,不声不响。

在夏日里允许爬山虎肆虐,在夜晚能看着这老旧的灯光入眠。

最好,还有一个伴我同行之人。

在灼灼日光之下,在门前那一条条熟悉的街道上,漫无目的地游荡。

给一个亲爱的你与一个多愁善感的我


刚刚,我做了一个梦。是关于我亲爱的你。

梦的里面,没有鲜花,没有人群,也没有没有煽情的话语,有的只是静静的你,跟胖胖的我。

我们的关联,完全出乎意料。静静躺在手机里的一个名字,突然就鲜活了起来。不是因为你的字,你的声音,而是因为你的语气,跟温热的话语。

所有人都说,喜欢最是“来无影”,可是我却清楚所有喜欢你的原因。

我喜欢你认真听我说话时的安静,喜欢你说话时温柔的语气,喜欢你跟我聊很久都枯竭不了的话题,喜欢你偷偷喜欢我时傻乎乎的掩饰,喜欢你表白时微微颤抖的呼吸,喜欢你说百分百认真对待我时坚定的声音,喜欢你漏洞百出的夸奖,也喜欢你被我制裁时敢怒不敢言的小委屈。

总之,我想我确实喜欢你。从不顾及...

雨夜

住在宽阔的道路旁边,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感到寂寞。各种声音不绝于耳,慢慢的,就会发觉,你竟可指着揣测陌生人的心情、境遇,度过一个又一个不知长短的雨夜。

总是有人说,在雨夜行走的人脚步是匆匆的,但是若你仔细听,其实,并非如此。多数于雨夜行走的人,都是踩着古典音乐的鼓点而来,夯实、充满各种思绪并沉醉其中。

如果说,你与我一样,不喜欢雨夜的湿漉漉的触感,那我可以给你在落地窗前让出一个位置,让你陪我看被雨水折射过后的斑斓的灯光,我会把我可爱的小脑袋轻轻地放在你的肩头,仔细听你的呼吸慢慢变热,蒸发掉这雨夜的湿度。

或者说,你竟又与我一般,在这漫漫雨夜,肚子里闹了饥荒,放食物的大缸里刚好见了底,又碍于这雨夜的粘腻...

给我亲爱的爸爸

今天学校保安大叔请我写一封给他的女儿,写着写着我就落泪了,因为,我想起您来。

其实,从小在我的印象里,您是个既不靠谱但又无比爱我的人。

说您不靠谱,主要是三件事情让我对您产生了这样的印象。

小时候的我就是个馋虫,经常为了吃上小零食,使出浑身解数撒娇耍赖,您显然不能次次容忍我无理取闹,所以,就拖着我幼小细嫩还黝黑的小胳膊,在坡上前行,然后,咯噔一下,我的小胳膊就脱臼了。所以即使长大了,我还是个看见好吃的就会走不动的人,也是个容易被一顿饭骗跑的弱智姑娘。

我还记得我7岁那年,妈妈跟你吵了一架,说让你给我交二年级学费,你冷冷地回了一句:“输完了,没有钱。”我早已不记得当时你们的表情与更多的话...

就想写给你

你是个搅屎棍,所以我也是。当我是个逗比,你也毫无疑问是个逗比。
你在啃着大块骨头的时候,口齿不清的冒了句,我们来合肥都六年了。我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往记忆深处这么一瞧,我们竟然走过了这么一大把时光,是的,一大把,我一个人握不住的那么多,还需要你那小公举的手臂跟我一起合围这时光。
我们在初中开始就是同学了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刺猬头晃瞎了你的眼,你竟没认出我就是你以后甩不掉的闺蜜。然而缘分这种事情太特么有情调,文理科时候我们就开始天天厮混在一起了,你每天孜孜不倦地抄着我错得马蜂窝一样的数学试卷,并没有退缩,你是这么相信我,我怎能让你失望。于是乎我继续错得一塌糊涂,没有失掉我坚持的品格。在那场我们...

E 我还在生活(三)

他的出现猝不及防,就像猫在琴键上的摆弄你无法设定一样,一键一键敲得你心头发烫,冬天的雪白也在瞬间被染得粉嫩一片。


那天我还记得你的浓妆,还记得你对夜店的憧憬以及走错地方时无奈地带着庆幸的懊恼。是的,你还没有准备好,甚至你都没有准备遇见他。可是他就是任性出现了,就跟你后来的后来同样没准备好推开他一样,时间将所有事情都堆到这里,迫使一切发生,即使不情不愿。但你现在还是松了一口气,早一些你不够美丽,晚一些你可能太苍老。


恩,他就出现了,干净的脸,黑的睫毛,灵动的手,微热的言语以及你闪亮的眸子。开始,你并没有欢喜,只是讶异,然后,你低头默许,在他说谎话骗你握住你的手的时候,接着,你的心微微...

© Perhaps | Powered by LOFTER